快捷搜索:  

稳粮有方看嘉陵

眼下的(de)四川,大豆、玉米、高粱、水稻等粮食作物相继收割。从测产等情况来看,秋粮丰收已成定局。以南充市嘉陵区为例,今年粮食播种面积达102万亩,预计粮食总产量将达36.3万吨,分别超出市级下达目标任务的(de)1.2%、0.6%,且两项指标均远超去年数据。

为确保粮食播种面积和总产量稳中有增,嘉陵区采取一系列举措:政府出台粮油产业扶持办法,调动农民种粮积极性;支持国有农业龙头企业(qiye)积极介入,为整治撂荒地、防止耕地“非粮化”作出积极贡献;同时,鼓励新型经营主体进入粮食生产领域。

嘉陵区以高粱为突破口,依托旺盛的(de)市场需求、成熟的(de)本地及川内外深加工产业,逐年扩大种植面积,今年全区高粱种植面积达10.2万亩。

种粮有补,让农民底气更足

金宝镇天宝宫村,地势较平坦,土壤也较肥沃,可前些年土地撂荒率很高。“总耕地面积2300余亩,就有1300余亩撂荒,总人(ren)口1900余人(ren),就有1700余人(ren)在外务工。”村党支部原书记李茂彦说,劳动力外流大、土地撂荒率高的(de)根本原因是(shi):种粮不划算甚至亏本。

59岁的(de)李茂彦算是(shi)壮劳动力,他(ta)却没外出,留守村里发展产业10年了。“我(wo)一直养猪,年出栏900余头,以前饲料靠买,后来觉得,村里这么多撂荒地,不如自己种,饲料自给自足,可省一大笔钱,等于提高了产值和利润。”自去年起,李茂彦开始流转村里撂荒地。

今年,李茂彦的(de)种植养殖专业合作社流转了村里1300余亩撂荒地,种了800亩高粱、200亩大豆、300亩水稻。他(ta)说:“高粱收后,高粱秸秆用机器粉碎作猪饲料,大豆也全用作饲料,稻谷和高粱卖出;秋季旱地种小麦或冬菜,冬菜收获后种早高粱,小麦收后种迟高粱。”

流转这么多地种粮食,李茂彦坦陈:“种了一辈子粮食,有了这个情结。”此外,政府曾组织他(ta)们(men)去邻近的(de)巴中市考察,发现那里的(de)各方面条件都不如嘉陵区,“零碎的(de)土地上都种了粮食,我(wo)们(men)这么大块大块的(de)地,哪有不种粮食的(de)道理呢?不种不好(hao)意思!”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shi),嘉陵区这两年加大了粮油产业的(de)扶持政策,大大提高了农民种粮积极性。“仅粮食生产的(de)纯利润,1300余亩顶多四五十万元,相比其他(ta)经济作物差得太远;但加上各类补贴,就会有上百万元的(de)纯利润了,加上养猪的(de)利润,够了。”李茂彦说。

嘉陵区在去年出台了《防止耕地“非粮化”促进粮油产业发展扶持办法》,今年7月又分别出台了《嘉陵区高粱产业发展十条扶持政策(试用)》和《嘉陵区粮油产业发展十条扶持政策(试用)》,前一个文件有效期5年,后两个文件执行时间(shijian)到2023年底。

根据文件,撂荒地复耕不低于50亩的(de),每亩可获一次性补贴600元。凡种水稻、小麦、玉米、油菜、甘薯、大豆不低于50亩的(de),可获400元/亩/年;凡种高粱不低于200亩的(de),可获500元/亩/年;实行大豆玉米带状复合种植200亩以上的(de)可再获100元/亩/年。

政府牵头,农业国企介入防止“非粮化”

要扩大粮食播种面积、提高粮食总产量,必须防止耕地“非粮化”。那么,整治撂荒地、腾退低效经济作物用地,用来复耕种粮食是(shi)必须采取的(de)举措。2020年,嘉陵区启动了撂荒地整治“两年攻坚、三年清零”行动。估计今年底将实现全区撂荒地全面清零。

2021年,嘉陵区共完成撂荒地整治8.5万亩,今年上半年,再完成撂荒地整治4.84万亩,全区耕地净流入5000亩,为粮食扩产提供了广阔土地。几乎所有地方农业农村局下属的(de)农业公司(gongsi)(gongsi)都承担了这项工作,嘉陵区农业投资开发有限公司(gongsi)(gongsi)今年就实施了2500亩。

“在吉安镇屈家堰村,我(wo)们(men)整治出1100亩撂荒地,在龙蟠镇石板被村,我(wo)们(men)腾退低效花椒产业园1400余亩,全部用来种了高粱。”嘉陵区农业投资开发有限公司(gongsi)(gongsi)董事长张发成说。8月中旬,这2500亩高粱成熟,红彤彤的(de)高粱经机器统一收割后,很快便销售一空。

在石板被村的(de)高粱基地,主要种植的(de)是(shi)“酒香糯8号”和“冀酿4号”,亩产量达到了300公斤。南充市农科院还在这里建(jian)立了一块试验示范基地,试种38个品种,根据测产,部分品种亩产量竟达到了480公斤。通过优中选优,今后将大面积推广适宜本土的(de)高产高粱品种。

那么,种高粱效益怎样呢?根据嘉陵区一家大型酒企与众多高粱种植基地签订的(de)保底收购协议,保底价为每公斤4.8元。但高粱一开始成熟,宜宾、泸州甚至贵州等省内外收购商便上门抢货,每公斤收购价高达5.6元以上。因此,当地这家酒企收购价也不会低。

“龙蟠镇今年共种植了1.68万余亩高粱,刚刚在地里脱粒出来,就有人(ren)以每公斤3元至3.2元收走,折算成烘干去杂后的(de)价格差不多每公斤5.6元。”龙蟠镇农业服务(fuwu)中心主任陈小东说,在嘉陵区当地酒企尚未开始收购时,外地收购商就在龙蟠镇收走了三四百吨。

高粱收割后,不少业主计划种植小麦或榨菜。小麦亩产量在250公斤至300公斤,产值1000元左右,榨菜亩产值2000元左右,所以,通过高粱与小麦或榨菜轮作,每亩年综合产值可达到2500元以上,纯利润至少在500元以上,加上财政补贴,可达1000元左右。

稳住粮仓,各类新型经营主体大显身手

据陈小东介绍,龙蟠镇那1.68万余亩高粱,农户散种的(de)仅一两百亩,其余全是(shi)50亩以上的(de)适度规模化业主种植的(de),这些大大小小的(de)新型经营主体大约有40余家,真正挑起了大梁。而在金凤镇,程洪、雍子亚和包祥3个业主的(de)粮食种植面积就超1.3万亩。

“今年撂荒地喊清零,上面要求党支部书记带头。”身为金凤镇金福社区党支部书记的(de)程洪流转了社区500亩撂荒地,种了300亩高粱、200亩大豆。因自己有一个年产60吨白酒的(de)酒坊,300亩高粱可产18万斤,酿成酒足有9万余斤,解决了3/4的(de)原料问题。

金凤镇是(shi)嘉陵区有名的(de)白酒产业基地,大大小小的(de)酒坊数十家,不少酒坊老板而今都成了种粮新型经营主体。种粮尤其是(shi)种高粱又酿酒,延长产业链可大大提高产品(chanpin)附加值。“以我(wo)这300亩为例,仅卖高粱可卖四五十万元,但酿成酒就可卖四五百万元。”程洪说。

金盛社区的(de)雍子亚成立了自己的(de)种植养殖专业合作社,从2019年起流转土地种粮食,从最初的(de)600亩逐年增加到今年2600余亩,其中包含1000余亩撂荒地。“因为这里属于旱山区,所以我(wo)种了高粱1000亩、大豆1400亩,水稻仅有200余亩,养殖暂时还没上。”

包祥来自成都大邑,他(ta)所属的(de)公司(gongsi)(gongsi)在大邑县有水稻基地8000余亩。来嘉陵区后,先是(shi)在金宝镇流转3000亩,然后在金凤镇流转了7000亩。金凤镇的(de)7000亩中,高粱种了5500亩,水稻种了1500亩。他(ta)采用的(de)模式是(shi)水稻、高粱与榨菜轮作,榨菜跟眉山签有订单。

各类新型经营主体积极投身种粮领域,源于嘉陵区委、区政府的(de)大力引导。如对(dui)符合条件的(de)粮油产业新型经营主体,实行产业发展贷款风险补偿金制度,贷款利息贴息50%;对(dui)种植规模1000亩以上,首次获得绿色食品、有机产品(chanpin)、地理标志农产品(chanpin)认证的(de)均有奖励。

对(dui)于高粱种植,还额外增加了扶持政策。如每年安排200万元依法采购高粱病虫害统防统治社会化服务(fuwu)体系;每年在产粮大县奖励资金中安排20万元以上支持农科院所和龙头企业(qiye)选育适宜嘉陵区种植的(de)酿酒专用糯高粱品种;选育成功每个品种奖励30万元。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de)“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wo)的(de)朋友圈。

大豆,榨菜,扶持政策,粮油,高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共有:824人留言! 共有:824人喜欢本文!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