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游历祖国园林,你可曾关注“岁寒三友”?

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audio 元素。 字号 超大 大 标准 小 【编者按】在游览园林时,你是否常常走马观花,不知重点?你是否已经去过许多园林,却说不出它们的区别?“游亦多术矣”,游览园林,自有一套欣赏它的方法。
著名园林家陈从周的弟子、园林美学专家刘天华在最新著作《园林漫步》中,梳理各地园林的发展历史,总结历代造园家别出心裁的设计法则,从园中的山水花木、诗文题对,到游园时的诗情酒趣、画意曲境……带人们领略中国园林“虽由人作,宛自天开”的永恒之美。
经出版社授权,本文摘录书中有关园林的林木花草的篇章,在一草一木的细节里,感知有静有动,有形有色、有香有美的景致和情趣。《园林漫步》,刘天华 著,后浪|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22年7月

《园林漫步》,刘天华 著,后浪|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22年7月

松、竹、梅被我国古代文人称为岁寒三友,一直是中国画表现的主要植物题材。在园林艺术中,它们也格外受到造园家重视。这三种植物不仅有着独特的风姿神韵,而且不畏严寒,在万物萧疏的严冬,或经冬不凋,或忍冬开花,从而得到人们的敬重和赞美。 
园林中,形姿最奇的要数松柏,司徒庙“清” “奇”“古”“怪”四株古柏,便是古树名木中赏形的精品。 松柏终年常绿,傲霜斗雪,是古代文人寄寓自己情操理想的主要观赏植物,留下了数不清的赞美诗篇和辞章。它们以变化万千的风姿、颇具个性的造型,成为园林中主要的赏形赏声植物。明代文学家袁中道,游踪遍全国。他所看到的松, 有的“虬曲幽郁,无风而涛,好鸟和鸣”,有的“盘曲夭乔, 肤皱枝拗,有远韵”,有的则“枝叶婆娑,覆阴无隙地,飘粉吹香,写影石路”。这些姿态各不相同的松树,点缀园林, 着实使风景增色不少。园林中的松柏,不管是五针松、黑松、 白皮松、罗汉松,还是龙柏、刺柏、扁柏、桧柏,都有着各自的风韵情调。 苏州留园贮云庵旁的松树  冯方宇 图

苏州留园贮云庵旁的松树  冯方宇 图

河南登封市嵩山脚下的嵩阳书院有两株古柏,相传在公元前110年,被汉武帝封为将军柏。至今“大将军”半躺半坐,主干倾斜约45度,腰围约 6 米;“二将军”雄伟壮观, 主干左右劈开,而树冠仍苍翠葱郁,如雄鹰展翅,成为全国闻名的古树风景。北京天坛的九龙柏更是奇特,主干自下至上有许多条交错突出和凹陷的纹理,好像有许多蛟龙盘绕在一起,因而得名。据说全世界只此一株,它是树木本身因细胞分裂不均匀而造成的病理现象,竟成了植物景中的奇观。 泰山脚下的普照寺有棵古松,为六朝遗植。松旁立一亭,名筛月亭,取“古松筛月”之意。
园林中的苍松古柏不仅使园林增色,也是一种很珍贵的文物和国宝,它们常常被赋予某些理性的象征意义。那苍老遒劲、嵯峨挺拔的姿态,那阅尽沧桑却依然郁郁葱葱的气势,不正是我们伟大祖国源远流长而又青春永在的生动写照吗? 北京天坛九龙柏 视觉中国 图

北京天坛九龙柏 视觉中国 图

竹子挺拔,虚心有节(气),终年常绿,不畏严寒,这些形象上的特征和古代知识分子所追求的高尚品德非常巧妙地统一了起来,因而它也是园林造景中备受偏爱的佼佼者。 据《世说新语》记载,在晋代,士大夫们和竹已经建立了很深厚的友情。例如有一个叫王子猷的,借别人的房子暂时居住,便在四周的空地上开土种竹。有人问他,你临时住住,何苦自找麻烦呢,王“啸咏良久”,指着竹说“何可一日无此君”。宋文学家苏轼也讲过“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未出土时先有节,纵凌云处也虚心”。清代扬州画派的八怪画家,个个都清高狂狷、喜竹成性,其中以郑板桥为首,他种竹、画竹、咏竹,亦曾写诗赞美竹的品格。 
扬州有一座个园,游人尚未进园,就可在园门两侧的平台上看见翠竹飒飒,凤尾摇曳。“个”字是“竹”字的一半, 有人说“个”是隐指不屈的竹子只有一株了,这就是园主人自己,有着“众人皆浊我独清”的含义。不管怎么说,以“个”名园说明了园林主人爱竹的情感。 
从古到今,不知有多少园景以竹为观赏主题。明代文人袁中道在湖广公安(今属湖北)家乡建园,取名叫“筼筜谷”, 筼筜是一种大竹子,其意趣与“个园”不谋而合。扬州有水竹居,竹景很有名,载入了《扬州画舫录》。今天苏州拙政园有倚玉轩(竹子又叫碧玉),网师园有竹外一枝轩,沧浪亭有翠玲珑,还有扬州小盘谷的丛翠,都在题名中就可以看出以竹为欣赏主题。 
园林竹景,既可以是大片竹林,以渲染气氛(如济南趵突泉西首的万竹园),又可以是数株散植,配合石峰和其他花木,成为庭院的主题。宜于单看孤赏的竹除了一般的青竹之外,还有许多具有特殊形姿的竹子。有竹竿呈紫褐色的紫竹(如镇江焦山半山腰郑板桥读书处前的一株紫竹),有竹竿呈方形的方竹(如杭州黄龙洞专门辟有方竹小院),有竹竿和竹叶上有点点褐斑的湘妃竹,还有于地面丛生的箬竹和竹叶成凤尾状散开的凤尾竹等,都是园林中常用的竹类。济南趵突泉公园万竹园 视觉中国 图

济南趵突泉公园万竹园 视觉中国 图

在岁寒三友中,松显苍劲,竹为清逸,唯有梅被称为冷艳,是三友中唯一的赏花树。要是有人在冬天去游虎丘,可以登上云岩寺塔底下的冷香阁,窗外有一片盛开的红梅和白梅,送来阵阵冷香。若是赶上一场大雪,满山皆白,唯有红梅吐艳,像是缀在白衣上的红珠,其色、其香,更是令人心醉。 
细数装点园林风景的花木植物,第一个送来春天气息的便是开在百花前头的梅花。因此每逢冬尽春来,江南一带城市居民,都要结伴去郊外风景园林中踏雪寻梅,如苏州附近的邓尉、杭州附近的超山、南京的梅花山等,那时候都是游人成群。
现代散文家郁达夫曾记过超山的梅花:“梅干极粗极大,枝杈离披四散,五步一丛,十步一坂。每个梅林,总有千株内外,一株的花朵,又有万颗左右;故而开的时候,香气远传到十里之外的临平山麓。登高而远望下来,自然自 成一个雪海。”除了邑郊园林,私人花园中也有植梅成海的。 如无锡梅园,植梅数千株。布局设计上,以梅饰山,倚山饰梅,而亭台宝塔傍山建造。早春梅花怒放,也是欣赏香雪海的好地方。 
植梅成林固然有气派,但一般园林梅景,还是以点式为主,成为欣赏空间中很别致的主题。 在昆明市北郊,有个黑龙潭公园。这是一座位于龙泉山麓的以植物景出名的园林,现在园中保护着三株古木——唐梅、宋柏和明茶。唐梅是两棵并列的古梅,干老枝斜,姿态入画。树龄虽逾千年,每至冬春,仍花开满树。花是重瓣红梅,品种十分名贵。昆明黑龙潭公园的梅花 视觉中国 图

昆明黑龙潭公园的梅花 视觉中国 图

国内现存最古老的梅树在浙江天台山国清寺,相传是天台宗创始人智者大师手植的隋梅。树在寺院大雄宝殿东侧小院,主干枯而复生,枝丫生意盎然,逢春繁花满树。在花果树中,梅最长寿,其抗病、抗瘠能力也比其他树种强,北方、南方均能生长。梅的隐芽有着顽强的生命力,往往地上部分已经枯死,地下部分仍然可以抽芽长枝。 如昆明黑龙潭公园的那株唐梅,主干在1923年枯死,地下仍萌发新芽,至今又长成形态完美的梅树。这一特性赋予园林很多特殊的梅景,作为观赏主题的老梅往往姿态古拙,枝丫横斜,根节盘曲。尤其是那些植于粉墙前的古梅,投影于墙,堪称天然水墨古梅图。随着日光的转换,梅影也在移动,往往把人们带到“疏影横斜水清浅”所描绘的意境中去。 
说到园林的林木花草,不得不介绍与植物景致密切相关的鱼、鸥、鹤、蝶等小动物活泼的点缀。我国向来有在园林中驯养小动物的习惯,并且将它们组合到园景中来,如鹿苑长春、梅妻鹤子、鱼跃鸢飞等景致都少不了动物。以动物景致作为局部景区的观赏主题的也不少,如苏州拙政园的卅六鸳鸯馆、苏州留园的鹤所、北京颐和园的听鹂馆等。
北京恭王府花园山水明秀,林木茂盛,园内动物景也多,有听莺坪、静鸥轩、渡鹤桥等。这些可爱多趣的小动物景致点缀在园林中,使园景显得格外活泼。除了一些会飞的珍贵小鸟之外,小动物基本上都是以自然的形态放养于园林之中,几乎看不到像西方动物园那种用铁栏、铁笼关养动物的现象。只有让小动物自由自在地在园林中生活嬉耍,才能增添园林的自然真趣。
苏州拙政园池中山岛上的雪香云蔚亭上悬有一副对联: “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这是南朝梁王籍的诗句,点出了自然界中的昆虫小鸟对园林景色的辅助。一些林木茂盛、山林趣味浓郁的花园,能引来自由飞舞的蝉蝶鸟雀,而这些小生物多彩的形象,美妙的叫声,比起驯养的珍禽异兽更加自然。
鸟雀蝉蝶之外,鱼也是园林中常见的动物景致。园林中的主要水池差不多都放养一些小鱼。依栏静数游鱼,锦鳞酣游清池等,都是很有趣味的园林小景。因此像鱼乐园、知鱼槛、观鱼榭这样的景点,也成了我国园林的一大内容。无锡寄畅园先月榭 冯方宇 图

无锡寄畅园先月榭 冯方宇 图

动物景对园林的辅助是多方面的,其最大特点是以动态的形象美和其他相对静止的景物形成强烈的动静对比,给园景带来了活泼的生气。动物景不一定表现出剧烈的动态,然而即使是如“白鸥傍桨自双浴,黄蝶逆风还倒飞”这样细微的动态,也能给园中幽静的一角点上动人的一笔。如果与风吹草动、云飞雾漫等气候景观协调起来,那么所表现的景色就更具有诗一般的意境。“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飘风乱萍踪,落叶散鱼影”,在这些充满诗意的图画中,飞鸟小鱼和风景空间中其他景物交相辉映,一同呈现于游览者面前,人们从中获得的深度美感是不能用言语来表达的。(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朱喆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我要举报 关键词 >> 中国园林
中国园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共有:367人留言! 共有:367人喜欢本文!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