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小时候背那么多诗有什么用?最好(hao)的(de)答案在这里~

您的(de)浏览器不支持 audio 元素。 字号 超大 大 标准 小 编者按:由上海作家滕肖澜同名小说改编,滕华涛执导,海清、童瑶、张颂文领衔主演,冯绍峰特邀主演的(de)家庭情感剧《心居》于3月17日起播出。
《心居》以“房子”作为切入点,探索人(ren)性和世情变化。小说作者滕肖澜谈《心居》时表示:“书写当下,眼光既怀着对(dui)将来的(de)憧憬和展望,亦有对(dui)逝去时光的(de)回顾和梳理。我(wo)希望自己笔下的(de)上海,是(shi)真实的(de),感性的(de),值得尊敬的(de)。她(ta)不仅仅是(shi)一座城市,而更是(shi)一个信念、一份希望、一种精神。”
《心居》是(shi)一部反映当下上海普通百姓生存状态的(de)小说。背景是(shi)上海某中档小区,从一个大家庭买房卖房说起,衍生至各个层面,全面展示(zhanshi)百姓的(de)生活,以及大环境对(dui)个人(ren)际遇的(de)影响。写上海,绕不开“房子”这块。这几乎是(shi)近十几年来与上海百姓生活最密切相关的(de)一个词。错过或是(shi)侥幸,生出无数的(de)悲欢离合。它(ta)已经不仅仅是(shi)现实意义上“一套房子”的(de)概念,而更像是(shi)一双命运的(de)手,重新洗牌,把贫富阶层重组。好(hao)好(hao)坏坏,哭哭笑笑,希望或是(shi)失望,各种正面和负面的(de)情绪,俱是(shi)由此而来。可以说,房子牵动着无数老百姓的(de)心,另外,多少也撼动了这一代上海人(ren)的(de)价值观。正如小说中所说,“——房产证一堆拿在手里,扑克牌似的(de)。房子是(shi)真金白银,跟它(ta)相比,银行里那些存款就不值一提了。别人(ren)辛苦一世挣下的(de)肉里分,他(ta)买进卖出,一套的(de)差价便抵得上十年工资。这是(shi)个捉摸不透的(de)世界。房子是(shi)上海人(ren)绕不过去的(de)话题。滋生出各种情绪,各种际遇。真正是(shi)命了。”
《心居》以“房子”作为切入点,探索人(ren)性和世情变化。书写当下,眼光既怀着对(dui)将来的(de)憧憬和展望,亦有对(dui)逝去时光的(de)回顾和梳理。我(wo)希望自己笔下的(de)上海,是(shi)真实的(de),感性的(de),值得尊敬的(de)。她(ta)不仅仅是(shi)一座城市,而更是(shi)一个信念、一份希望、一种精神。我(wo)希望我(wo)能写出这种感觉,为所有的(de)上海人(ren)——生于斯长于斯的(de)上海人(ren);折腾半辈子好(hao)不容易才回来的(de)老上海人(ren);为了留在这片土地而不断努力播洒汗水的(de)新上海人(ren)。
《心居》中的(de)人(ren)们(men),那样顽强地生活着,对(dui)抗命运,努力不懈。虽然是(shi)小日子,过的(de)却是(shi)大味道。小人(ren)物亦是(shi)主人(ren)公——妥协中的(de)抗争,狭隘里的(de)伟大。其实写的(de)正是(shi)我(wo)们(men)周遭的(de)人(ren)生。每个人(ren)不都是(shi)这么过的(de)吗?各种各样的(de)人(ren),各种各样的(de)心思,各种各样的(de)命运。
小说最后,当一向孱弱的(de)葛玥对(dui)着镇长侄子唱起“我(wo)家有个小九妹”——那瞬,这朵温室里的(de)花朵,终于迸发出连自己也难以想象的(de)力量。生活便是(shi)如此,每个人(ren)都在艰难而又孜孜不倦地活着。痛并快乐着。
顾清俞与冯晓琴是(shi)两个出身、境遇完全不同的(de)女人(ren)。看似姑嫂大战、一地鸡毛,却是(shi)两个女人(ren)的(de)成长史。同时,《心居》更是(shi)一部“群像戏”。顾家三兄妹、施源父母、张老太、顾老太、三千金爸妈、刘姐……不管是(shi)可爱的(de),还是(shi)讨嫌的(de),都是(shi)这个城市里的(de)一分子。我(wo)想尽可能真实地反映这座城市,以及这座城市里的(de)人(ren)。相比其它(ta)城市,刻画上海有一种与生俱来的(de)压力。我(wo)们(men)一边浸淫在这块土地那种仿佛连一阵风飘过都有故事的(de)浓郁氛围里,一边却为找不准切入点而苦恼。太丰富太艳丽,让我(wo)们(men)眼花缭乱。好(hao)像什么都能写,又好(hao)像什么都不合适。书写这座城市,是(shi)全方位多角度的(de),但对(dui)我(wo)来说,相比那些拓宽了的(de)马路、挖空了的(de)地下阡陌交通和越造越高的(de)大楼,我(wo)更愿意书写那些人(ren)与人(ren)之间微妙的(de)东西,一举手,一投足,一个眼神,一抹微笑,一个手势,一句心声……那些时光接缝的(de)细微处、那些似变不变的(de)世道人(ren)心、那些坚守或是(shi)随波逐流。
故事里,施源是(shi)让我(wo)格外心酸的(de)一个人(ren)。可能是(shi)因为我(wo)自己也是(shi)知青子女的(de)关系。写起来尤其切肤。我(wo)父母二十岁不到便支内去了江西,直至五十多岁回沪。上海之于他(ta)们(men),像一块珍宝,几十年后失而复得,弥足珍贵。我(wo)曾写过一个短篇,讲一个外地知青,身份是(shi)大学老师,课上得很棒,很受学生爱戴,在当地也过得不错,却削尖脑袋想调到上海郊区某所普通中学。因为他(ta)希望女儿能在上海考大学,更方便也更安全。所以即便职称、待遇大打折扣,也在所不惜。几乎对(dui)每一个知青来说,最害怕的(de)事就是(shi),子女还要继续留在那片陌生的(de)土地,一代代下去,最后也许就真的(de)回不了上海了。从这个角度,不管小说里施源的(de)母亲有多么古怪、偏执和讨厌,我(wo)始终对(dui)她(ta)怀着三分怜惜。她(ta)耿耿于怀施源高考落榜,以至于差一点没能回上海,处境一落千丈。只有知青和他(ta)们(men)的(de)子女,才会知道做一个上海人(ren)是(shi)多么的(de)不容易。我(wo)记得童年时,写字台边的(de)墙壁上,贴满了一张张小纸条,“我(wo)要考回上海”、“上海,等着我(wo)”、“我(wo)们(men)全家人(ren)要在上海重聚”……纸条上的(de)字,稚嫩而直白。时常还会有内容更新,比如“上海的(de)奶油杏肉真好(hao)吃”、“紫雪糕味道嗲”之类。那种氛围,现在想来,其实是(shi)有些压抑的(de),令人(ren)紧张的(de),但却也有别样的(de)感觉。是(shi)一种隐忍的(de)努力。咬着牙关的(de)那种。通常当心中有梦想时,是(shi)不会觉得辛苦的(de),反而会更充实。当我(wo)在写施源那段时,怀着这份心情,往往忍不住便会眼圈泛红。或许我(wo)要感谢这段经历,在我(wo)的(de)人(ren)生烙上一个与同龄上海人(ren)所不同的(de)印记。也让我(wo)在书写这座城市时,总是(shi)试图将触角伸入她(ta)的(de)每一个角度,仿佛“月亮走我(wo)也走”那般的(de)雨露均沾。我(wo)觉得,如果上海是(shi)座不夜城,那她(ta)的(de)光芒应该是(shi)来自于“人(ren)”。每个人(ren)都有属于他(ta)(她(ta))的(de)故事,每个人(ren)都是(shi)发光体。钻石似的(de),星星点点,合起来将这城市填满。人(ren),以自律、坚强,造就着城市;城市,以宽容、博爱,滋养着人(ren)。相得益彰,彼此辉映。所以,这座城市的(de)光芒永不会黯淡。
我(wo)希望通过《心居》能够写出这些。
原文刊于《静·安》2021年创刊
作者简介滕肖澜,作家。著有长篇小说五部,作品集十余部。中篇小说《美丽的(de)日子》获第六届鲁迅文学奖。(本文来自澎湃新闻(xinwen),更多原创资讯(zixun)请下载“澎湃新闻(xinwen)”APP) 责任编辑:梁佳 校对(dui):刘威 澎湃新闻(xinwen)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xinwen),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我(wo)要举报 关键词 >> 心居,滕肖澜
小时候背那么多诗有什么用?最好(hao)的(de)答案在这里~

您可能还会对(dui)下面的(de)文章感兴趣:

共有:2916人(ren)留言! 共有:2916人(ren)喜欢本文!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