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山东2020年义务教育全面取消特长生招生

每经记者 温梦华 毕媛媛 每经编辑 杜 毅

一场疫情,几乎改变了整个中国的(de)线下消费。近几年风靡市场的(de)“剧本杀馆”也不例外。早在春节前一周,多家剧本杀馆就陆续被预定完毕,但随着疫情爆发,店家不得不一一取消订单。

“春节期间,原本可以迎来一波爆发,但现在,我(wo)们(men)每个月场地、人(ren)工支出就数十万,也许只能支撑2个月了。”多家剧本杀馆负责人(ren)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xinwen)》记者采访时如此表示。

与线下剧本杀店形成鲜明对(dui)比的(de)是(shi),线上剧本杀迎来一波热潮。记者了解到,春节假期的(de)15天中,线上头部剧本杀APP《我(wo)是(shi)谜》总用户约增长了20%~30%。

“剧本杀”又叫谋杀之谜。它(ta)是(shi)一种在欧美非常流行的(de)派对(dui)游戏,派对(dui)中的(de)一名宾客在其他(ta)人(ren)不知道的(de)情况下秘密扮演凶手的(de)角色,而其他(ta)宾客作为玩家需要通过调查和推理寻找出凶手。数据显示,2019年,在大众点评上被表示5星的(de)剧本杀店,全国有2万多家。多位线下剧本杀店家、行业人(ren)士告诉记者,很多2018年进入行业的(de)店家,在2018年下半年或2019年初已开始盈利。

备受年轻人(ren)喜爱的(de)剧本杀已站上“小风口”,如果没有疫情,2020年或是(shi)行业迎来爆发增长的(de)1年。

线下旺季“泡汤”:辞退员工成本高

临近春节,在线下剧本杀店即将迎来一波爆发时,却正面迎上了疫情。

“很早之前,春节的(de)场次就订满了,在意识到疫情严重后,我(wo)们(men)把订单都退了。”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xinwen)》记者采访时,多位剧本杀店家如是(shi)表示,有的(de)甚至早已安排好(hao)春节加班计划。

杭州头部剧本杀品牌“素未谋面”的(de)团队(tuandui)(dui)告诉记者,疫情变重后,旗下两家店在1月23日正式闭店。“我(wo)们(men)一家在大悦城,一家在写字楼,春节期间停止运营,放假了。”

越大的(de)店,这次所受损失越多。以“素未谋面”举例,两家店共可容纳80~120人(ren),按非节假日的(de)经营状态计算,两家店的(de)月营业额在10万~15万元,春节期间营业额预计可上涨30%~50%,其过年期间的(de)目标营业额是(shi)2万元。

上海一家剧本杀店的(de)负责人(ren)透露,淡季营业额在每月20万元左右,旺季可达每月50万元左右,旺季时可从早上9点忙到半夜2点,每天接待近100人(ren)。

“资金压力很大。”多位剧本杀馆负责人(ren)告诉记者。停业不止没有收入,人(ren)力成本和场地租赁费用都压在店家身上。剧本杀馆行业不同于其他(ta)娱乐消费行业,其收入和支出都较稳定和单一,最承压的(de)支出就是(shi)“场地租金”。

据“素未谋面”的(de)团队(tuandui)(dui)透露,其每月的(de)场地租金,大悦城店6万元,写字楼店的(de)1万元出头,加上员工费用,每月纯支出大概在10万元。上海一家剧本杀店负责人(ren)告诉记者,店里共有19名员工,两家店每月的(de)租金近30万元,员工工资近20万元。

场地在商场、写字楼的(de)店还能获得租金减免优惠,如果是(shi)租用个体房东的(de)剧本杀店,有些则感到很被动。“我(wo)宁愿先别出台复工政策,我(wo)还能跟房东谈一谈,不然复工了还是(shi)没有人(ren)来玩,我(wo)就没得谈了。”一家剧本杀店的(de)老板如是(shi)称。

员工工资支出方面,有继续坚持正常发放工资的(de),也有只发放基本工资的(de)。剧本杀行业特殊的(de)是(shi),即便暂时不能营业,简单辞退员工也不轻巧。“我(wo)们(men)入行门槛有点高,店家要花近一个月时间(shijian)去培养员工的(de)主持技巧和演出技巧,轻易解雇意味着前期的(de)投入都白费了。”有店家表示。

虽然大多数受访店家表示资金还能够坚持,或是(shi)到4月中旬,或是(shi)到年底。但也有2019年下半年刚开业的(de)一些剧本杀店,前期投入资金没有回收,几乎只能黯然退场。

资本青睐线上:2020年本是(shi)爆发期

作为当下年轻人(ren)喜爱的(de)线下娱乐方式之一,剧本杀近两年发展迅速。记者了解到,很多剧本杀资深玩家此前都是(shi)三国杀、狼人(ren)杀的(de)资深玩家和爱好(hao)者。

对(dui)此,上海静安区一家剧本杀店的(de)老板许言深有体会:“2018年我(wo)刚开始做剧本杀时,同一个区域大众点评上搜不到几家,到2019年,一栋楼里可能就有5家剧本杀店。”

在多数从业者印象中,剧本杀真正火起来是(shi)在2018年下半年。“我(wo)有两家店,第一家店是(shi)2018年开的(de),第二家是(shi)2019年开的(de)。第一家店开张后大概3个月开始盈利;不算最前期成本,第二家点是(shi)一开店就开始盈利。”李明表示。

值得注意的(de)是(shi),不同于线上APP接受机构资本的(de)融资,多家线下店家认为,线下店不太适合对(dui)接大投资机构的(de)资金,更多偏向于个人(ren)投资者,即合伙人(ren)式投资。

“一些大的(de)投资机构会要求资金进入后把估值做大,但线下剧本店大多一个萝卜一个坑,店家很难把估值做大。不过,我(wo)们(men)店有一些个人(ren)投资人(ren),基本上都是(shi)85后、90后,都是(shi)纯财务投资。”杭州“素未蒙面”剧本杀线下店合伙人(ren)表示。

采访中,多位剧本杀从业者向记者表示,如果没有疫情,2020年将会是(shi)剧本杀行业一个很好(hao)的(de)爆发期。

“2019年开业的(de)剧本杀店已超过2018年前的(de)总和。大众点评上有5星好(hao)评的(de)店,全国已有2万多家。”在林世豪看来,剧本杀线下店不太会因为一次疫情就被打败,线下游戏需求会永远存在。

不过,目前来看,剧本杀行业悬殊仍然很大,尤其是(shi)线下部分,仍处于发展初期阶段,各大品牌之间尚未形成稳定的(de)行业格局。

对(dui)于未来发展前景,也有品牌和店家很忧虑。他(ta)们(men)认为,虽然当下剧本杀站上了“风口”,但就像三国杀、狼人(ren)杀一样,由于行业的(de)垂直性,行业的(de)目标用户体量有限,剧本杀仍存在较大局限性。

“在行业洗牌来临前,我(wo)们(men)要做好(hao)流量积累,运营好(hao)自己的(de)社区,我(wo)们(men)最终的(de)落点不光是(shi)剧本杀,线下实景沉浸式项目是(shi)尝试的(de)一个方向。”杭州“素未蒙面”的(de)线下店合伙人(ren)表示。

线上APP火爆:用户上涨两三成

与线下剧本杀形成强烈对(dui)比的(de)是(shi),疫情发生后,线上剧本杀APP实现爆发。

大年初一,就有网友反映线上剧本杀APP——《我(wo)是(shi)谜》,由于人(ren)数涌入过多而造成卡顿,《我(wo)是(shi)谜》也登上热搜。当日,《我(wo)是(shi)谜》紧急新增5台服务(fuwu)器后依旧无法承载用户,团队(tuandui)(dui)不得不再次增加服务(fuwu)器。

天风证券的(de)研报显示,春节期间,各类社交游戏(如《玩吧》《狼人(ren)杀》《谁是(shi)卧底》等)关注度跃升,其中《我(wo)是(shi)谜》和网易出品的(de)《狼人(ren)杀》在1月30日分别登上了社交类APP免费榜的(de)第三名和第四名。

《我(wo)是(shi)谜》APP的(de)CEO林世豪告诉《每日经济新闻(xinwen)》记者:“去年春节,我(wo)们(men)是(shi)社交榜评第四,总榜排名第三十四。今年是(shi)社交榜第三,总榜排名第十二。春节15天内总体用户上涨了20%~30%。”

目前,线上剧本杀APP的(de)总体用户量在5000万人(ren)左右,在林世豪看来,还有很大的(de)挖掘空间。

随着剧本杀火热,2018年诞生了不少剧本杀APP,“2018年暑期,最热闹时大概有20多个剧本杀相关的(de)APP。”据林世豪介绍。2019年,线上剧本杀加剧淘汰,市场上只剩下《我(wo)是(shi)谜》《剧本杀》《百变大侦探》《玩吧》等几家。

“竞争从2017年就开始了,2019年线上剧本杀格局基本稳了。2019年,我(wo)们(men)花了4000万元去抖音、知乎等平台做投放,竞争对(dui)手除非再花这么多钱去做这事。线下产品(chanpin)越来越同质化,资本也不会再给机会了。”林世豪称。

2018年可谓是(shi)剧本杀类产品(chanpin)的(de)“融资元年”。据记者不完全统计,2018年至今,多个知名的(de)线上剧本杀APP均有资本进入,融资金额从数百万元到数千万元人(ren)民币不等。其中,头部APP《我(wo)是(shi)谜》,8个月完成了三轮融资。

“2019年暑假付费功能一上线,我(wo)们(men)就盈利了,未来付费潜力很大。2015年成立至今,我(wo)们(men)已经进行了5轮融资,融资金额一轮比一轮多。”林世豪透露,“正常节奏下,2020年应该会有一轮融资,但因为已经盈利了,现在融资主要考虑投资人(ren)和我(wo)们(men)的(de)契合度,资本找我(wo)们(men)的(de)比较多。”

据了解,目前,线上商业化变现核心主要围绕剧本付费,此外皮肤、道具等也采用付费模式。

虽然疫情后线上迎来爆发式增长,但多位剧本杀从业人(ren)员表示,未来更看好(hao)线下剧本杀发展。“第一,线下利润高,除了租金、工资和剧本,剩下的(de)都是(shi)收入;第二,线上是(shi)在为线下导流,玩上瘾了都会跑去线下玩。”

对(dui)于未来打算,林世豪表示:“《我(wo)是(shi)谜》整体还是(shi)会做线下,2020年也有线下开店的(de)计划,在全国做加盟店。预计接下来两年,全国开到300家店。”据悉,目前,《我(wo)是(shi)谜》品牌上海拥有5家线下店。

剧本受影响小:线上线下价格迥异

不同于单纯的(de)线下剧本杀店家,一家在上海有两个分店的(de)“推理实景演绎馆”,还涉足了剧本杀产业链上的(de)发行环节。“发行方面,我(wo)们(men)今年预估会出10个剧本。”身兼游戏设(she)计的(de)店老板李明告诉《每日经济新闻(xinwen)》记者。

作为剧本杀产业链的(de)最上游,剧本无疑至关重要。记者了解到,相比线下停滞,剧本杀发行环节受到的(de)影响相对(dui)较小。

“发行主要是(shi)做产品(chanpin),只要市场还在,剧本今年发和明年发本质上只有过时和不过时的(de)概念。目前,主要是(shi)线下店受到的(de)影响太大,对(dui)剧本需求有所下降。”李明表示。

多位线下剧本杀店家和发行商告诉记者,当下,行业内剧本类型主要分为三种:普通盒装本、城市限定本、城市独家本。“普通本价格一般在400元~600元,城市限定本在2000元左右,独家本比较贵,一本的(de)价格大概在5000元~6000元,也有质量非常好(hao)的(de)城市独家本,价格在1万元左右。”一位剧本发行商表示。

目前,大多数剧本杀店家的(de)剧本都是(shi)从发行商手中购买,购买频(pin)率一周至一个月不等。上海一家剧本杀店负责人(ren)称:“桌面纸质本部分,我(wo)们(men)大概1个月会购买4套,基本都是(shi)普通本,每个月购买剧本的(de)成本大概两三千元。”

不过,也有店家偏好(hao)城市独家本。杭州“素未谋面”的(de)团队(tuandui)(dui)合伙人(ren)称,大概拥有30多个独家本,“独家剧本价格是(shi)普通盒装本的(de)8~10倍,所以占剧本成本的(de)80%以上,每个月差不多会留2~3万块钱用于更新剧本。”

记者注意到,虽然线上剧本杀火爆,但由于线下剧本的(de)开发成本明显高于线上本,很多发行商并不愿意把剧本放到线上。

对(dui)于发行商而言,剧本杀行业发行成本相对(dui)灵活,剧本创作大多采取分成模式。“有2018年签约的(de)作者,现在还在参与分成,一年大概能拿10万~20万元分成,但也不能一概而论。”一位线上剧本杀负责人(ren)告诉记者。

拥有3名签约作者的(de)李明告诉记者:“具体的(de)分成比例不等,头部作者的(de)分成比列可能是(shi)作者七成、发行商三成;普通作者则是(shi)发行商七成,作者三成。”

●名词解释

剧本杀又叫谋杀之谜。它(ta)是(shi)一种在欧美非常流行的(de)派对(dui)游戏,派对(dui)中的(de)一名宾客在其他(ta)人(ren)不知道的(de)情况下秘密扮演凶手的(de)角色,而其他(ta)宾客作为玩家需要通过调查和推理寻找出凶手。

(责任编辑:蔡情)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zixun)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ren)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jian)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de)“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wo)的(de)朋友圈。

山东2020年义务教育全面取消特长生招生

您可能还会对(dui)下面的(de)文章感兴趣:

共有:8162人(ren)留言! 共有:8162人(ren)喜欢本文!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