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春暖花开  童音盛放——记青华两周年主题音乐会

6月29日上午,中央音乐学院2020届毕业典礼在“云端”举行。没有师长拨穗正冠,没能与朝夕相处的(de)同学笑中带泪地告别,昔日的(de)校园从未像现在这样安静。被搬到线上的(de)也不只是(shi)毕业典礼。6月19日至7月5日,每晚8时,中央音乐学院钢琴系近20位优秀毕业生都会在快手、抖音、哔哩哔哩弹幕网等直播平台上演自己的(de)“毕业音乐会”。这场名为“后浪入海”的(de)云展演,记录着当下古典音乐行业的(de)自救与传承。

郝一雷在演奏中

这届毕业生不易

“我(wo)这半年都没有再去过学校。”中央音乐学院钢琴系本科毕业生刘诗华的(de)家就在北京,与学校之间的(de)几公里距离,现在看来是(shi)那么遥远。这次疫情,注定让他(ta)们(men)成为学校历史上格外特殊的(de)一届毕业生。

“我(wo)们(men)这一届都打算读研,大部分都考了本校的(de)研究生,也有几个想要出国留学,”刘诗华说。疫情打乱了许多人(ren)关于未来的(de)规划。“我(wo)想继续在本校读博。”刘诗华的(de)师兄、钢琴系硕士毕业生郝一雷同样选择深造。“博士考试的(de)笔试是(shi)在家里对(dui)着摄像头考的(de),现场演奏部分只能录制成视(shi)频(pin)。”这次经历让郝一雷终生难忘,“我(wo)们(men)学校的(de)博士,一个专业只要一个人(ren),难度和压力还是(shi)非常大的(de)。”

读到了硕士阶段,郝一雷的(de)同学大多选择工作,疫情对(dui)他(ta)们(men)的(de)干扰更加明显。“现在这种情况,找工作基本上是(shi)在网上投简历。”对(dui)音乐表演类专业的(de)学生来说,各大高校和职业乐团是(shi)理想的(de)去处,但近年来,竞争显然越来越激烈,郝一雷周围有不少人(ren)转而去开教育机构和演出公司(gongsi)(gongsi)。

展演圆了一个梦

“疫情期间,我(wo)们(men)一直在观察整个行业的(de)动态。”业内知名经纪公司(gongsi)(gongsi)“美杰音乐”创始人(ren)刘益生有着本能的(de)敏锐感。在这种情况下,青年音乐家的(de)处境和未来如何?个人(ren)音乐会是(shi)音乐表演类专业经常采用的(de)一种毕业考核形式,今年,中央音乐学院钢琴系的(de)毕业音乐会只能以学生们(men)录制好(hao)的(de)视(shi)频(pin)折中替代。“本科期间,毕业音乐会算是(shi)唯一一次完整的(de)音乐会演奏,我(wo)们(men)都很期待。”

“学生们(men)录制的(de)视(shi)频(pin),能不能发挥更大的(de)作用?”刘益生反复在想,老师打过分后,就让这些视(shi)频(pin)从此白白躺在云盘里吗?似乎太可惜了。于是(shi)五月初,他(ta)联系了中央音乐学院钢琴系副主任韦丹文教授。“线上”是(shi)古典音乐目前最重要的(de)生存方式,亦是(shi)大势所趋,那何不把视(shi)频(pin)搬到网络平台上做一次云展演?“每一个学音乐的(de)孩子,从小到大,无论是(shi)自己、父母,还是(shi)一任又一任的(de)老师,都付出了很多心血,毕业是(shi)对(dui)他(ta)们(men)此前音乐之路的(de)总结。”刘益生说,“这份成绩单应该交得漂亮一点。”

6月19日,这场名为“后浪入海”的(de)云展演在快手、抖音、哔哩哔哩弹幕网等多个直播平台正式上线了,至7月5日,中央音乐学院钢琴系的(de)近20位优秀毕业生将在这里上演他(ta)们(men)的(de)“毕业音乐会”。

“突然就有了这么多人(ren)来看我(wo)的(de)‘毕业音乐会’,真的(de)特别开心。”刘诗华还发现了不少有意思的(de)弹幕,“在我(wo)的(de)那场直播里,有观众在讨论我(wo)踩踏板的(de)动作,说‘情绪全在脚上’。”留下一句“太好(hao)听了”或者提几个简单问题的(de)人(ren)更多,刘诗华能感觉到,大部分观众对(dui)古典音乐的(de)了解不深,但在直播平台上,他(ta)们(men)正在尝试着接近这门“高冷”的(de)艺术。据初步统计,微博相关话题阅读量达到3000万。

就业思路应拓宽

为毕业生们(men)圆梦,固然是(shi)这次云展演最重要的(de)目的(de),但刘益生和策划团队(tuandui)(dui)的(de)设(she)想并不仅仅止步于此:“表演艺术类专业的(de)学生,首先瞄准的(de)就是(shi)舞台,作为经纪公司(gongsi)(gongsi),我(wo)们(men)清楚很多人(ren)在这条路上走得非常艰辛。通过云展演,我(wo)们(men)希望让同行第一时间(shijian)关注到这些学生,比如各地的(de)交响乐团和演出院线,尽快给他(ta)们(men)提供机会。”

此外,网络可以跨越时空的(de)距离,在音乐资源相对(dui)不够丰富的(de)地方,这次云展演应该能给老师和学琴的(de)孩子们(men)带来新的(de)启迪。而对(dui)那些正在为艺考日夜奋战的(de)考生来说,云展演也不失为一次及时的(de)激励。

“音乐专业的(de)学生,职业规划还是(shi)要尽早做起来,就业的(de)思路也要拓宽。”刘益生给出了自己的(de)建(jian)议,“传统的(de)思路认为,我(wo)是(shi)搞演奏的(de),我(wo)就要进乐团、做独奏家或者到某个相当级别的(de)艺术院校当老师,但就目前的(de)就业形势来看,可以再做一些新的(de)探索。以经纪公司(gongsi)(gongsi)为例,如果有音乐专业背景的(de)学生来做艺术家经纪人(ren),与艺术家本人(ren)、合作方的(de)交流都会比较顺畅,但也是(shi)这些学生,尤其是(shi)学器乐的(de),他(ta)们(men)在练琴上花了大量的(de)时间(shijian)和精力,以至于其他(ta)方面会有不足。大家应该有这样一个意识:既要把琴练好(hao),也不能忽略在社会中生存的(de)基本技能。”

“疫情的(de)确是(shi)危机,可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它(ta)也是(shi)契机。”刘益生说。就像这次云展演,它(ta)一方面是(shi)不得已而为之的(de)权宜之计,另一方面却拉近了古典音乐未来从业者与普通观众之间的(de)距离。疫情深刻地改变着古典音乐的(de)生态,在不久的(de)将来,音乐的(de)传播、教育等领域都可能衍生新的(de)方向和职业,把握社会的(de)动态,也是(shi)音乐专业学生需要具备的(de)能力。(高倩)

春暖花开  童音盛放——记青华两周年主题音乐会

您可能还会对(dui)下面的(de)文章感兴趣:

共有:4762人(ren)留言! 共有:4762人(ren)喜欢本文!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