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我(wo)说武大旧时光很美,你(ni)说是(shi)的(de)

疫情期间,上网课成为学生的(de)常态,但由于网课效果和时长等问题引发的(de)家长与民办学校之间的(de)收费争议却屡见不鲜。6月17日,有多名家长向北京商报记者反映,孩子在全寄宿的(de)北京尚丽外国语学校国际部上小学三年级,家长们(men)对(dui)学校按正常学费扣除伙食费后60%的(de)比例催交学费不认可,且对(dui)网课质量和时长提出质疑。对(dui)此,校方老师回复北京商报记者称,全体老师一直处于复工状态,收费比例按照学校成本支出测算而来。

“春节前,我(wo)们(men)本应该交纳春季学期的(de)3万元学费,其中包含3500元伙食费,由于疫情影响没开学,所以我(wo)们(men)仅交了伙食费没交剩余费用。原来通知6月15日复课,于是(shi)学校上周开始催交本学期学费,按正常学费扣除伙食费后的(de)60%收取,我(wo)们(men)认为这个比例不合适。”孩子在北京尚丽外国语学校就读国际班的(de)家长刘女士向记者表示。

另一位家长王女士认为,学校为全寄宿制,孩子平日从学习到生活完全托管在学校,交的(de)费用是(shi)按面授课且全托费用的(de)标准执行。疫情下,孩子的(de)看管和学习完全由家长实现,费用中应该减去托管费用。家长赵女士则对(dui)收费比例进一步提出质疑,“4月中旬开始在钉钉群上学校老师直播网课,基本为语数英的(de)主课。不能返校后网课形式要持续到放假。在这种形式和效果下,60%的(de)收费比例是(shi)如何制定出来的(de)?”

公开资料显示,尚丽外国语学校创建(jian)于1993年,是(shi)北京全日制寄宿学校之一。现设(she)有学前部、小学部、中学部、国际部等。针对(dui)60%的(de)收费比例是(shi)否有明细,学校小学部相关负责人(ren)王老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shi)学校根据自己的(de)运营成本折算出的(de)数据,教委对(dui)此没有规定。

“疫情期学生不到校,但学校所有房租水电等成本没减少,购买防疫物资、老师正常开工资、花费近12万元购买学生使用的(de)umu学习平台服务(fuwu)和约5万元的(de)上报教委疫情电视(shi)电话(dianhua)会议设(she)备。”王老师说道,“60%的(de)比例是(shi)综合考量疫情带来的(de)多方面影响,将没产生但家长已交的(de)伙食费抵进学费后制定的(de)。四五六年级是(shi)按80%的(de)比例,一二三年级普通班70%,国际班因外教的(de)综合因素制定为60%。”

针对(dui)尚丽外国语学校收费标准等问题记者致电海淀教委进行咨询,但发稿前未收到回复。值得注意的(de)是(shi),由于北京疫情变化,6月17日起,北京中小学各年级学生全部居家学习,家长进一步透露称,从上周开始到6月16日一直在催交学费的(de)尚丽外国语学校的(de)相关老师暂时没有再催交。

除此之外,还有家长反映了网课课程质量的(de)问题。“刚开始时外教课时很短,不到10分钟的(de)视(shi)频(pin)就算一次课。正常的(de)线下课一天是(shi)有两节40分钟的(de)。且线上课外教安排较乱,已更换过3位,有的(de)外教是(shi)高年级突降,完全不懂低年级教学等。”王女士说道。

王老师告诉记者,针对(dui)家长反映的(de)外教问题,已在新的(de)课表中增加了课时。从家长提供的(de)新课表来看,外教课已增加至每日两节,课程量和时间(shijian)也有改变,每日从早7点开始早课,每节课40分钟,下午4点半结束第7节网课,晚7点半结束最后一节辅导课。

对(dui)于课时安排的(de)合理性,王老师表示,学校按照线下课的(de)标准安排线上课程。课程内容上并非需要孩子全程盯屏幕,比如会有看管孩子写作业的(de)时间(shijian)。记者从家长与班主任的(de)对(dui)话截图中看到,老师称此安排符合教委要求,小学科可以选修。

3月底时,北京市教委曾在规范线上教学行为中指出,严格控制学生线上学习时间(shijian),学生每天线上学习时间(shijian)不超过半天,小学阶段每节课不超过25分钟。

关于小学三年级的(de)居家学习课时安排,记者拿到的(de)一份公立学校的(de)课表显示,三年级每天早8点开始第一节课,上午有3节25分钟/节的(de)主课学习,其余为自主完成作业和学习任务时间(shijian)。下午全为答疑、主题性探究学习和体育锻炼时间(shijian),5点结束。

针对(dui)在线学习时长等规定,截至发稿前,记者暂时未接到海淀教委的(de)相关回复。家长则告诉记者,海淀教委相关负责人(ren)已回复家长称,要理解学校,会再和校方沟通;但家长表示学校方面无领导出面解决此事。

尚丽外国语学校的(de)王老师向记者表示,家长可以直接找校方,学校愿提供讲课、辅导、答疑等多种形式的(de)教学活动记录来证明学校教学从2月中旬一直持续到复课。

疫情期间,由于不能如期开课或将线下课程转为线上引发的(de)学校和家长间的(de)学费矛盾不在少数。相对(dui)于公办校,民办校的(de)运营完全要靠学费自给自足,没有政府补贴,相关硬成本需要持续支出,疫情期间受到较大影响。

4月,曾有外省市民办校向家长催收学费,被教育部门勒令整改。同月,教育部发布通知称,学费(保教费)不得跨学年或学期预收。各地应按照当地人(ren)民政府关于疫情防控工作的(de)统一部署开学复课,未开学或未开课不得提前收取学费(保教费)。

在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律师邱宝昌看来,疫情导致学校将线下教学方式改为线上,双方约定的(de)合同履行方式和内容发生了变更。但疫情属于不可抗力,家长认可变更。双方就退费比例的(de)问题需站在对(dui)方角度互谅互让,学校要维护口碑,有必要出具退费标准明细,公布具体成本;家长也应考虑学校疫情期间的(de)实际情况和付出,公平合理协商解决。北京商报沸点调查小组

(责任编辑:蔡情)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zixun)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ren)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jian)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de)“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wo)的(de)朋友圈。

我(wo)说武大旧时光很美,你(ni)说是(shi)的(de)

您可能还会对(dui)下面的(de)文章感兴趣:

共有:1967人(ren)留言! 共有:1967人(ren)喜欢本文!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