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国家速滑馆已实现封顶封围

[手机看新闻(xinwen)][字号 大 中 小][打印本稿]

9月5日,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北京大学科学技术与医学史系联合主办的(de)“医与患的(de)迷思——《病患悖论》新书发布暨座谈会”在北京大学静园一院顺利举行。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科学技术与医学史系创系主任韩启德,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总编辑魏长宝,北京大学医学部教授、美国医学科学院外籍院士柯杨,北京大学博雅特聘教授、科学技术与医学史系副主任张大庆,北京大学人(ren)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北京大学重症医学系系主任安友仲,北京大学医学部教授王一方,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大众分社总编辑侯苗苗等出席活动。本书译者、北京大学科学技术史专业博士研究生潘驿炜作报告。

会上,张大庆介绍了本书译者情况和北京大学科学技术与医学史系的(de)学科建(jian)设(she)、学术科研开展情况。本书译者潘驿炜是(shi)北京大学医学人(ren)文学院博士生,专业方向为科学技术史,现正处于博士三年级、论文写作阶段。该同学在学业之余,喜爱科普作品的(de)翻译工作,已译有《重来也不会好(hao)过现在》《病患悖论》《病床边的(de)陌生人(ren)》三部作品。

2018年11月,北京大学科学技术与医学史系成立,韩启德院士为创系主任。北大科技(keji)医史系的(de)成立集合了北京大学科学史、医学史等专业研究方向,顺应了北京大学创建(jian)世界一流学科的(de)潮流。韩启德院士一直专注于科学文化建(jian)设(she),而科学文化的(de)基础之一是(shi)科学史,北京大学成立科技(keji)医史系的(de)宗旨就是(shi)进一步推动北大的(de)科学史研究和学科建(jian)设(she)。同时成立的(de)中国科协—北京大学(联合)科学文化研究院是(shi)国内首个以科学文化研究为核心定位和首要发展目标的(de)科研机构,旨在广泛联络自然科学、工程技术、医学与人(ren)文科学、社会科学各领域学者,服务(fuwu)于当代社会文化建(jian)设(she)。“一系一院”相辅相成,科技(keji)医史系的(de)主要任务是(shi)教学与研究,为本科生开设(she)科学史类的(de)通识课程,培养科技(keji)史博硕士研究生,开展科技(keji)史学术研究等基础性工作;科学文化研究院主要承担科学文化传播、科学政策咨询等工作。虽然“一系一院”成立不久,但包括“科学·文明”系列学术讲座、科学文化系列论坛、北大理科史系列研究在内的(de)学术交流和科研工作现已有序开展。

侯苗苗介绍了《病患悖论》新书出版发行情况和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鼓楼新悦”品牌、人(ren)文科普书系情况。她(ta)表示,《病患悖论》是(shi)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全新策划的(de)“医学人(ren)文”系列丛书第一册,该书的(de)翻译和出版得到了译者及多位老师的(de)大力支持,获得广泛好(hao)评。丛书所属的(de)“鼓楼新悦”品牌坚持“学术内核”与“大众化表达”并重,是(shi)国内最早提出“人(ren)文科普”理念的(de)出版机构之一,体现了对(dui)当下社会话题的(de)观察和出版人(ren)的(de)责任,期望将科学精神和专业主义带给社会大众,并让科普作品具有人(ren)文的(de)、历史的(de)和面向未来的(de)温度。

报告环节,潘驿炜向在场嘉宾汇报了本书的(de)主旨大意和翻译情况。报告介绍,《病患悖论》一书源自作者玛格丽特·麦卡特尼在英国从事全科医师工作的(de)经验观察,她(ta)认为健康供给对(dui)“人(ren)”的(de)关注不足、对(dui)“病”的(de)聚焦太多将造成医疗资源供给与需求的(de)倒置。健康人(ren)群在宣传攻势下,盲目地接受不必要的(de)诊疗或服药,承受社会压力和副作用的(de)困扰;而迫切需要支持与扶助的(de)患者或弱势群体,却受到知识背景、认识水平、行动能力、社会经济状况等因素的(de)影响,难以有效获得必要的(de)帮扶——这样就形成了“病患悖论”。作者认为,健康产品(chanpin)广告、市场赞助、行政手段甚至公益宣传等在一定程度上夸大、美化了现代医学的(de)能量,过度拉高了公众的(de)预期,这对(dui)于医生执业、医患关系都有着不利的(de)影响。潘驿炜表示,期望借翻译本书向读者传递“过犹不及”的(de)道理:健康是(shi)每个人(ren)的(de)追求,但实现它(ta)靠的(de)不是(shi)更多的(de)医药。这一方面要求个人(ren)养成良好(hao)的(de)生活方式,另一方面要求社会经济状况和各种资源的(de)可及性更加公正平等。

参会嘉宾对(dui)著作观点进行了深入讨论,并回答了现场媒体的(de)提问。王一方指出,现代医学存在着“过度”“过盛”“过载”——诊疗过度,需求过盛,医学承载的(de)期待过载。本书突出了现代医学的(de)一个很重要的(de)时间(shijian)节点,现代医学的(de)时代是(shi)医学有史以来最好(hao)的(de)时代,但是(shi)也是(shi)产生迷思最多的(de)时代。《病患悖论》一书渗透着三个叙事逻辑:医学存在系统谬误;这种谬误形成了循环加速机制,放大了迷思;医学需要回归原点。医学的(de)“新常态”应是(shi)带着问题不断反思。

柯杨表示,医学的(de)利益相关方有很多,因此医学问题是(shi)社会化的(de)问题,需要凝聚全社会的(de)共识。当代医学的(de)重要特征是(shi)大数据、大健康、精准医疗,大数据的(de)应用为医学提供了循证证据,但筛查等具体策略的(de)应用可能存在瓶颈,这些瓶颈仍然需要通过大数据的(de)循证医学研究加以证明。随着时间(shijian)的(de)推移和证据的(de)积累,这些问题的(de)疑团将有望解开。《病患悖论》一书的(de)作者具有勇气、反思精神和批判精神,希望本书的(de)出版,能够进一步引起社会各界对(dui)相关问题的(de)关注和争鸣。

安友仲认为本书的(de)内容切中时弊,作者提出的(de)问题有助于医疗从业者和公众思考整个医学系统的(de)困境。“治疗”只是(shi)医学的(de)一小部分,“帮助”和“安慰”也是(shi)医疗的(de)重要内容,但医学逐步滑离了原有的(de)方向。从临床医生的(de)角度看,本书第二部分“运作方式”揭示了医学“偏航”的(de)具体机制。一个缺憾是(shi)作者并未在书中提出解决问题的(de)想法,虽意犹未尽,却也留给读者更多的(de)讨论与反思空间。

魏长宝指出,医学是(shi)科学的(de)、技术的(de),也是(shi)社会的(de)、人(ren)文的(de)。建(jian)设(she)新时代科技(keji)强国,不仅要发展“国之重器”,还要着力提升全民科学精神,营造科学文化氛围。医学科普要做出温度,就要寻找科学、历史、文化的(de)结合点,从而启发社会对(dui)科学精神、医学观念及其蕴含的(de)人(ren)文价值的(de)深入思考。本次《病患悖论》一书的(de)出版,既是(shi)对(dui)“人(ren)文科普”出版理念的(de)践行,也是(shi)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和北京大学科技(keji)医史系合作的(de)良好(hao)开端。今后,期待双方整合优质资源,不断深化合作,推出优秀成果。

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科学技术与医学史系创系主任韩启德总结发言

最后,韩启德院士作总结发言。韩启德认为,从防止过度诊疗的(de)立场出发,《病患悖论》一书话题性鲜明、内容尖锐。尽管作者在相关问题的(de)讨论中没有深入触及生命价值的(de)根本视(shi)角,也没有形成充分的(de)解决方案,但她(ta)基于细致的(de)观察和严谨的(de)分析敏锐地提出了重要的(de)问题,抒发了自己的(de)观点,引起了社会各界的(de)讨论,意义十分重大。过度医疗是(shi)公众关注的(de)热点话题,但是(shi)对(dui)于医疗来说,过度与适度的(de)界限很难区分,而这一问题恰恰是(shi)医学进步和社会发展带来的(de)。医生与患者掌握的(de)知识永远不对(dui)等,当互联网技术广泛应用,患者越来越多介入医学决策的(de)情况下,这些问题就往往越是(shi)难以厘清。《病患悖论》的(de)另一个重要价值,是(shi)启发中国医生同行的(de)思考与讨论。韩启德表示,合理使用医疗资源,把握医学技术发展方向,需要由医者、患者、公众、政府等各方面形成健康共同体,来协调各方诉求,把正确的(de)健康卫生方针融入各项政策。而这里非常重要的(de)一个方面就是(shi)需要有一个把握正确方向的(de)、坚强的(de)医务工作者共同体。这个共同体要开放、深入地研究和讨论医学的(de)本质、医疗的(de)界限、医疗系统如何在推进全民健康中发挥更大作用等重要议题。我(wo)们(men)中国医生在繁忙的(de)医疗工作之外,也要深入思考上面这些重大问题,形成自己的(de)看法,写出像《病患悖论》这样的(de)好(hao)书。医生、学术界、文化出版界、媒体界都能为医学的(de)良性发展贡献力量,我(wo)们(men)期待多方的(de)合作能够产生更加优秀的(de)成果。

(责任编辑:张雪)

国家速滑馆已实现封顶封围

您可能还会对(dui)下面的(de)文章感兴趣:

共有:2993人(ren)留言! 共有:2993人(ren)喜欢本文!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